Grace

到底是为什么?我竟不敢直接将痛苦与强烈的想念表达出来,只能藏在心里。

半年多未见他了,在他终于来时,却由于紧张都没有看到他一眼就逃走了。很希望可以再见到他一眼,怪他绝情,一想却发现明明是自己先放弃的机会。
其实也并不用后悔,如果他和我想得一样:为了忘记,为了断的一干二净,就不要有任何联系,任何默默地关心。他若这样做,最后解脱的会是我,他反而会被绝情系列的舆论包围。不知这到底是他使用的策略,还是原本就真的不想理我,抑或是二者兼有。
不论怎样,你终究是我应该感谢的人。如果每个女生在那个时候内心都有悄悄住着一个人,那么我会庆幸当时那个在我心里的人是你。
衷心希望你可以过得好。能在高中遇见你,是我的荣幸。